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生活常识

生活常识科学规律,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规律应该是怎样的?

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规律是怎样的?我认为:在作息规律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工作方法上:做事有条不紊、科学工作;在处理突发事件上:做每件事之前,都要揣测一下下一件事如何发展,是按自己的计划发展呢?还是有不可预知的变化呢?所以要尽量做好各种未雨绸缪的事,有备无患;在涉交上:与人交谈,互相尊重,科学聊天,文明用语,说话有分寸;在处理情感上:语言与形为,谨慎行事,做很多正能量的事;在健康上:懂得怎样治病与保健;在学习上:勤奋好学(学习正能量的知识),思维敏锐,思路宽广,不齿下问。在爱好上:热爱一些有教育意义的爱好,如下棋、打乒乓球、为父母洗脚、…;在品德上:热爱祖国,善良,正义生活常识科学规律!做事不悲不亢。在合同上:尊纪守法,见义勇为;在生活上:科学生活,为祖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正能量的事。其它…。

生活不规律在我们现实中十分常见,反倒是生活规律变得很难得,由于工作的原因,个人习惯的问题,让本来就不规律的生活变得更加的无常。其实长期的生活不规律对我们的身体伤害是巨大的。

生活常识科学规律,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规律应该是怎样的?

我们的身体具有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通过各个系统之间的相互协同作用,对抗疾病,然后来保障健康。把我们的身体比作是一台大型的机器,我们的生活规律就相当于是我们能够合理的分配机器的工作和休息的时间。我们的机械工作大家都知道一直让他反复的工作,同时休息的时间极为不规律,就相当于还没有让它完全恢复过来然后又开始工作,这对机械的损伤是巨大的。

生活常识科学规律,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规律应该是怎样的?

生活常识科学规律,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规律应该是怎样的?

类比我们的生活中也是如此,就拿长期熬夜来说。夜晚本来是我们的迷走神经兴奋的时候,大量的体液分泌,包括我们的消化系统正是积极的发挥功能的时候。假如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在熬夜工作,那么他们的工作就将被打乱,这也就是加重了他们的负担。所以就将影响其他系统之间的功能。

生活常识科学规律,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规律应该是怎样的?

假如我们能够生活规律的话,我们的各个系统之间的分工是十分明确的,各自有各自的时间段工作,相互协同。这么一来我们的免疫功能,内分泌激素的调节,生长的发育,新陈代谢也就有了更好的保障。

小科普:生活规律并不只是一句空话,他需要我们在生活中从点滴做起,这样才是拥有健康的身体的前提。

  最后,在1957年4月的《科学美国人》杂志上,终于再度出现和打水漂有关的 文章。这是一位退休的英语教授莱特(Ernest Hunter Wright)描述他自己独特的打 水漂经验。有一天他到海边去玩,当天的浪很大没有办法打水漂,他突发奇想, 就在潮湿坚硬的沙滩上打起“沙漂”。
  后来检视沙滩上留下来的石头痕迹时,他 吓了一大跳:“我就跟漂流孤岛的鲁宾孙,在沙滩上初次发现忠仆星期五的足迹 时那样震惊。石头第一次在沙上跳跃的距离只有10厘米,随后的跳跃却有2米 远,再下来又是短距离10厘米,随后又有1。5米,接下来又是10厘米=就这样,在7次远距离的跳跃之间,穿插着10厘米左右的短距离跳跃。
  ”莱特观察到的现象和所有打过水漂的人的认知都不同。在水上打水漂的人都知道,石头跳跃的距离总是愈来愈短,到最后沉人水底几乎没有例外。但莱特对 自己在那个不平静的海边所观察到现象却深信不疑。他说:“虽然石过水无痕, 但我认为打水漂应该也是同样的情形。
  ”可是他毕竟是英语教授,要解释物理现 象实在是力有未逮,但等等,这样下结论也太严苛了。他的确有些科学上的直 觉,他认为记录石头在沙上飞掠的痕迹是正确的研究方法,甚至请教很多著名的 物理学家,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他看到的这种短、长相间的跳跃模式,却没有得到 合理的解释。
  事实上,莱特说物理学家根本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当然,莱特还是从其余的人那里得到一些说法,有个说法是,石头每次和沙撞击,就翻一个面(产生两 个距离10厘米的痕迹),然后再跳起来。另一个说法是,石头首先由后沿着地,接着倾斜过来由前沿着地,然后飞出去。
  莱特对这些说法都不满意。就我所知, 莱特的这项打沙漂观察,到目前都还没有出现令人满意的解释,而时间已过了差 不多50年了。我得承认,自己对莱特观察到的现象也无法了解。在莱特的文章刊出来之后,《科学美国人》收到1万多份读者来函,信中都提出了一些理论。
  尽管如此,这 份杂志在1968年之前都没再登过和这个题目有关的文章。打水漂的秘密靠打沙漂破解了在1968年,《科学美国人》刊登了一些实验结果,这些精彩的新实验是由名叫寇兹(KirstonKoths)的学生所做的,而且他的实验里有莱特梦寐以求的东西:照 片。
  要为飞掠而过的石头拍照,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为了控制所有的必要条件,寇兹只好把实验移人室内。另外,寇兹不用天然石头,因为它们每个在打水漂时 表现都不同,他另外制造了一组对称的砂岩片,在砂岩片的一面漆上一道黑色条 纹,另一面漆两道,这样在相片上就一眼可以看出石头的方位。
  为了照亮飞行中 的砂岩片,寇兹用的照相机是会连续闪光的,每次闪光的时间不到百万分之一 秒。就如寇兹自己说的:“就像时速96千米的汽车,穿越薄如车烤漆般的距离所 需的时间。”这件事实在不简单。起初,他想重复莱特所做的打沙漂实验。但是沙的颜色太淡了,导致底片曝光过度,逼得他只好把沙染成黑色再重试一遍。
  要进行这个 实验,寇兹必须关电灯、打开闪光灯、丢石头(准确的丢人沙面或水面)、打开快 门,这些动作必须在瞬间一气呵成。最后,他终于得到了答案。在打沙漂的例子里,莱特看到的短距离跳跃的确是石头翻面造成的:石头碰上沙面留下痕迹,翻个面在大约距离丨0厘米的地方又碰上沙面,接着又弹起来 有时候,石头一开始翻滚后会继续在空中滚个不停,但有时候它会平衡稳定的掠过空中,直到再碰到沙面为止。
  当然,整个过程还是有点奇怪,但这全是为了打水漂做的准备。寇兹在照打水漂的照片碰上了问题:他的闪光技术不够好,喷溅起来的水花会模糊画面,使 细节看不清楚。因此,他改用一种高感度底片,尽可能把石头初次和水面碰撞的 情况清楚地拍下来,但更令人惊讶的是(虽然他自己和其他的人对此都不知道), 他证实了斯帕朗泽尼在200多年前看到的情况。
  寇兹提出的证据显示,在打水漂的时候,石头的后缘先碰到水面(因为“某人”说过,若要石头在水面上跳得远,石头的前缘在接触水面的时候,要稍微往 前翘起来,让后缘向下)。接着石头在水面上滑行一小段距离,使前缘往上翅起的 角度更大,等它到达所能直立的最大角度,大约是75° (为了让大家有个概念, 不妨和比萨斜塔比较一下:比萨斜塔的倾斜度大约是80°),这时候石头前缘底 下水面所累积的波浪(也就是斯帕朗泽尼所说的斜面)就把石头再度推送出水面。
  这是石头在撞击水面后做了长距离的跳跃,一步到位的过程。但是如同寇兹 自己承认的:“石头和水面的整个交互作用过程是非常复杂的。”事实上,我在上面描述的石头和水面的碰撞过程可能会有些误导。我们常常忘了当石头倾斜以及石头下面波浪累积时,石头本身还是有很大的向前动量,幸 运的话,够它在水面跳跃很多次。
  石头所带的能量足以把它扯出水面,暂时克服 地心引力回到空中,然后再次落下。石头在沙面与水面的行为有所差异,合理的推测应该是不同的摩擦力造成的:石头在撞击砾质地的沙面时,丧失的能量远比从水面弹起所损失的要多,因 此石头的旋转会减缓许多。虽然这时石头所带的能量还够它跳起来好几次(石头 的旋转就像陀螺一样,能使它在飞行途中保持稳定)。
  由于在沙面上撞击的力道 过大,很可能大到使石头翻转,有时候甚至会一再翻转。在水面上的情况就不一 样了,这时撞击的力量不会使石头翻滚,而是推起一道水墙,成为再次发射石头丨 的斜面。我们应该可以找到一种介于沙和水之间的介质,看看石头撞击到它之后 的情形,是否也介于上面两种情况之间。
  这样,我们就知道什么东西能使石头介 于要翻滚或不翻滚的临界状态。

标签:水漂 规律 循环

  • 关注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