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生活常识

生活中奇怪的小常识,你见过最奇怪的事,是什么事?

我遇见过最奇怪的事生活中奇怪的小常识,当时把我吓出了心里阴影!小时候在农村住,有一次我想去山里玩,就跟着邻居张大爷进山了,我要去山里摘点野果吃,张大爷要进山去伐根木头,正好我就跟着张大爷进山了,张大爷需要找根粗木头,要拿回家去,打点家具,做几个菜板。

我去摘野果,那时候山里有野生的葡萄,还有梨,我跟着张大爷就往深山里去了,走到了深山里,看见一个大树,非常粗壮,被一些藤条缠着,张大爷就相中了这一棵大树,张大爷就拿出了锯子,开始锯这棵大树。刚开始锯的时候,也没有啥异常,在树锯到十几公分的时候,就发现了奇怪的事,那树身的藤条,开始无风自动,仿佛触手一样,树被锯开的口子里,开始涌出了,象血液一样奇怪的液体,张大爷也惊呆了,那树开的口子,就象是张开的嘴,大口的吐着鲜血。

当时我才十多岁,看见这奇怪的景象,我也吓傻了,但这张大爷虽然觉得异常,也不想放弃锯这大树。张大爷嘴中念念有词,赶紧把身上穿的衣服,放到了离树不远的地方,我也奇怪张大爷的行为,我说大爷你把衣服,放到地上,是有什么用处,张大爷解释说,这是老伐木工流传下来的规矩。

只要锯树的时候,发现异常,就把衣服脱下来当替身,树伐倒的时候,肯定会砸向衣服的位置,而不会伤到人,张大爷又开始伐这棵树,我心里有不安的感觉。张大爷锯倒了那树,那树的血液也流淌尽了,但张大爷没想到那树,根本没砸向他放衣服的位置,直接一个诡异的角度,砸向了张大爷站的位置。

张大爷一声惨叫,被倒下的树砸到了腰部,这件事发生的太快了,我看着这场面,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张大爷赶紧叫我,帮忙移开木头,我力气小,也帮不上忙,张大爷赶紧让我回村子里找人,我去村子里,找来了帮忙的人,移开了木头,张大爷腰部以下没知觉了。这时候我无意之中,发现那锯倒的木头里,有一条被锯成半截的大蛇,在那树中间空心的部位里,痛苦的扭动着身躯,那条蛇也不知道想追啥,竟然顺着树洞,爬到了树的躯干里,被张大爷无意之间把蛇给锯成了半截。

原来那树刚开始锯的时候,喷涌而出的红色液体,那红色液体是蛇身上的血液,张大爷被抬下了山,后来是高位截瘫,躺在炕上起不来了,自从目睹了这件奇怪的事后,以后在看见高大的树木,我就心里有恐惧感,这件事太奇怪了。

讲一个亲身经历,就是这经历,让我虽然从小是在科学不迷信的环境下长大,但也实在拿不准到底我应该支持有神论还是无神论。

三年级,家里是破旧的平顶房,就一间房子没有二楼那种,而我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电视,一张桌子,就是这张桌子发生了之后的事。

某一天,我在桌子上写作业,桌子的脚不好用了,一晃一晃的,我跟我妈提了一句,我妈说她会处理,之后我就不管了。

然后大概过了两天,我开始身体不舒服,感冒,低烧,我妈带我去村里的医生看,开了几天药,没好,之后又带我去镇上的医院,挂了两瓶水开了几天药,嗯,好了一点,但又开始低烧,并且最恐怖的来了。

我在复发低烧之后,每天晚上都会做恶梦,还挺有规律的,两个梦境,一个是我掉下没有尽头的深渊,一个是我被好像无限庞大的石头碾压过来,每天轮一个,每次都是窒息的感觉,然后我每晚都会吓哭,连续好几天都做恶梦,我觉得不对劲,又害怕,就告诉了我妈,然后我妈就跟我一起睡,结果她也是被吓得不轻,我晚上还是做恶梦,妈妈陪在身边也不行,吓醒了就停不住的哭,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先哭上好久,我自己止不住那种。

我的身体一天天越来越差,我妈吓坏了,打电话叫在外打工的老爸回来。

我爸赶回来之后,看了我晚上的情况,然后找了一位老人,这老人在村里很有威望,辈分也高,我跟许多同龄孩子叫他都要叫一声叔爷这样的。

他来到我家之后,发现了问题,就在我房间的桌子脚下,一块垫在下面的砖头,这是我妈从村里祭祖宗的地方那里拿来的。

当天,我家杀鸡杀鸭,去到祭堂,做了一通法,我猜的,因为我爸妈不让我去看,我就是去偷偷瞄了一下,有点像电影里的做法。

然后,爸妈拿回来一杯茶,我喝了,砖头也拿走了,还在房间贴了一张符,当天晚上,没有做恶梦,之后也没有,一直不好的感冒头晕也慢慢好了。

说是巧合我是不信的,这做法之后的变化实在太明显了,当天晚上之后的第二天,我有一种新生的感觉。

那张符在我房间好多年,虽然前几年已经老旧了,然后就撕了,但要不是它一直在提醒着我,让我时不时就会回忆起这往事,我也不会把三年级的事记得这么清楚。

神鬼之论,不信也要敬畏。

从小到大,经历诡异的事不少,而让我过目不忘的就属这一件

生活中奇怪的小常识,你见过最奇怪的事,是什么事?

(声明:本文讲述事件离奇,暂无法解释,细思极恐,阅前请做心理准备,胆小者绕道,否则后果自负!!)

生活中奇怪的小常识,你见过最奇怪的事,是什么事?

说来大概是十几年前,是我6,7岁左右的时候,经历那件事之后,它成了我以后好几年睡前都不敢回忆的恶梦。最主要的原因是这种事回忆起来细思极恐,无法解释。所以,想要了解详情,请不要错过每一个文字。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午,我妈带我从外婆家回来,我因为玩的太累,到家后就躺床上睡了起来。在家的就我跟我妈两个人,我爸去外地打工了,还有个妹妹留在亲戚家玩儿。

生活中奇怪的小常识,你见过最奇怪的事,是什么事?

一觉醒来,天色渐暗,马上要进入黄昏时分,我睡觉的房间里光线自然更暗。我出门去个厕所,到厨房转一圈,看我妈正在准备晚饭,我也帮不上忙,她提醒让我去玩那个口琴玩具。

我的那个口琴玩具。原本不是我的,是我妈前些天带我去村里一个老太太家串门。人家看我特别喜欢送给我的。

我找来那支口琴,乖乖搬了一个凳子,本来坐在院子里玩,但蚊子太多,吹了两口,就打算回到屋子里。然而正是这个简单的决定,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做了铺垫……

这次我没到主卧室,而是坐在了客厅里,客厅里相对光亮还较多一些。凳子背着墙面,而凳子的旁边紧挨着我家另一间副卧室的门口。说是卧室但里面也就一张破床和些许杂物,庄稼收获的时候,里面还暂时存放粮食,其它也没别的什么用处,平时也很少去那个房间里玩。

在我抱起我心爱的口琴正在琢磨着怎么吹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诡异的事情将要发生了……

杂乱无章的口琴声响起,然而吹了不到三分钟,突然就在那么一刹那,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我回头,现在想来,可能是第六感吧,当时总感觉有种说不上来的不安感,然后我就慢慢的扭过了头……

先是一支黑色的胖乎乎的手从副卧室的房间门口,缓缓伸出来,进入我的眼帘,搭在客厅的墙上,从手掌根部到五个指尖依次与墙面接触,似乎很小心翼翼。我先看到的是一个黑色的人形手背。接下来又露出一大截胳膊,也是胖乎乎的。除了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毛绒绒的,是那种短短的毛,而且是纯黑色,特别黑!我直观的看那种肢体动作的语言用在人的身上,大概可以看作一个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想要从里面的房间窥视房间外的客厅,也可能是为了窥视坐在房间吹口琴的我。

然而那种东西明显看着不是人!我家里除了我和母亲绝对没有第三个人!……在我愣神了几秒钟后终于回过神来!我意识到了害怕,这是一种我前所未见的东西。我想立马转过头,然而当时就连转头都感觉费劲,就在我回过头的瞬间,我的余光又看到那只黑色的胳膊,灵活的快速的缩了回去!……

我还能记得当时我是怎么走出房间的,那是用尽了全身心意志控制住心跳,闭住呼吸,努力使劲让自己瘫软的双腿站起来,用不成姿势的怪异走姿,跑出房间,直奔厨房!

一见到我妈,我就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是那种很汹涌的哭,哭的上不来气,我妈当时也着急了,手足无措,不停问我怎么了。直到两分钟过后,我终于克制住自己的呼吸,一边哭一边吞吞吐吐地对我妈说:“房间里有个黑胳膊”……

我妈毕竟是个成年人,她听到我说的话,并没有害怕,不停安慰我:“没有事,不要害怕”。但她心里当时也是很忐忑的,这是后来问她才知道的。

随后,她一手拉着我的手,一手拿着一把在土灶台里烧红了的铁火钳,走向那个屋,让我指认。我怀着极度恐惧的心理,紧紧拉住我妈的手,另一只手捂着我的眼,只敢微微露出一点,看遍房间四角。我妈找了半天,弯着腰连角落都看了,直到那把火钳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一无所有……

再后来,关于这件事在我的村子里边传来了,有不少大人特意来问我关于那件事的细枝末节,我都一五一十的说了,那个胳膊就跟现实中见的黑熊的胳膊类似,但手却是人的手,很明显的五指,五指不长却却胖乎乎,毛绒绒的,轮廓分明……,尽管我说的再详细,可他们都没有答案,只有沉默。

而那支口琴在我之后,玩了不到三天就不见了,在往后,偶尔无聊的时候会想起它,但是翻箱捣柜,找了很多次,至今仍然不见踪影。我有时在想难道那支别人家给的口琴,跟这件诡异的事之间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吗?

而后的几年里我依然走不出那件事的阴影,包括现在仍然耿耿于怀只是没有那么害怕了,直到后来我才发现,真正让我害怕的,不是当时看到了什么,而是没有看到什么,比如说,“它”的眼睛……好了,这就是关于我小时候的真实诡异经历,您有什么看法或者相同的经历,可以在评论区留言讨论。我是@户外阿晖 ,用细腻的文字,分享生活与感悟!欢迎关注交流!

  • 关注微信

相关文章